今晚4场进球彩购彩|4场进球彩玩法共需要竞猜多少项
您當前的位置:首頁 > 雪浪齋

跟父親說說話

時間:2019-09-20 14:31:23  來源:  作者:
    記憶中,父親很少和我聊天,話一多,爺兒倆就斗嘴。為什么斗嘴?因為很多時候,父親找兒子聊天就是批評教育。
    小時候的我逆反心理極強,不記吃更不記打,你讓我向東,我非得去西邊看看再說。父親有耐心,發現我不聽,就多說一次;不改,就再講一回,最多三次,還不行的話就立刻換一種簡單有效的方法來“交流”———打!在父親眼中,我怎么沒有優點呢?那時的我很郁悶。
    后來我漸漸發現,父親眼中的我固然毛病不少,大體上還是不錯的。他嘴上不說,卻會因為我微不足道的進步多喝一杯酒,哪怕是他聽到我向同學炫耀一首新背過的詩,或是偷讀了他枕頭下的一本豎版書……現在想想,書應該是他故意放在那里給我看的,否則,為什么把字典也放在旁邊呢?
    現在我喜歡讀書,而且對豎版書情有獨鐘,完全是受父親的影響,他說:“趁著年紀小,多讀書、讀好書,世上沒有白費的功夫。”開始讀父親的藏書時,我喜歡在書眉處亂寫,李白“床前明月光”,我就“窗邊一盞燈”;李白“舉手摘星辰”,我就“抬頭看白云”,根本不懂平仄格律。父親說:“讀書有自己的想法,很好;在書上隨手涂抹,很不好。”多少年過去,特別是我開始藏書后才有切身體會,看到書被涂抹時,那種心痛,大概就像一個愛車族的座駕被劃傷了一樣吧?我忽然慶幸,當年父親沒有打我罵我,這是讓我繼續讀書進而愛書的一個原因。
    可有一次,父親險些把我打出家門,原因是我臨帖時不認真,信筆應付。在父親看來,你可以不寫,但是不能糊弄———最要不得的就是目無規矩,一旦形成了習慣便很難改正,而且是時間越久、用功越勤,壞處越明顯。前些日子有學者抱怨:“有什么比讀書上學更重要?”我回答:“規矩。”那一刻,我想起了父親。作家蔣子龍先生曾和我開玩笑:“看來小時候經常被父親打,不是壞事。”
    父親臨終前,我一直忙于工作,沒能見上他最后一面。送走父親的次日,入夜,我于一片朦朧中仿佛看見他依舊坐在客廳,端著茶杯,悠閑地讀著墻上掛的我寫的四條屏。我問:“爸,您是要對我說些什么嗎?”他轉過頭,還是平時對我說話的樣子,一臉嚴肅:“該說的都對你說過了。”
    舊日的記憶在腦海中一幕幕浮現,經常得到父親的教訓,該是多么幸福!有一年的父親節,一位我十分尊敬的大姐寫了篇文章發給我,題為“父親是一種習慣”。她說:“父親對于一個人最大的意義,就是形成了一種習慣。這種習慣從學問綿延到生活中,成為我們身體當中比記憶更強大的一部分。”當晚,我又夢到了父親,不覺潸然淚下。醒來后我寫道:依稀仍是少年郎,我背詩書父在旁。夢得昔時真造化,當年還道是尋常。李公綏
來頂一下
返回首頁
返回首頁
相關文章
    無相關信息
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
用戶名: 密碼:
驗證碼: 匿名發表
 
推薦資訊
合力守護藍天白云———我市散煤治理工作綜述
合力守護藍天白云——
踏歌奮進逐浪高———探訪定州經濟開發區
踏歌奮進逐浪高———
加快特色產業發展統籌推進各項重點工作
加快特色產業發展統籌
加大扶持力度吸引項目投資落戶
加大扶持力度吸引項目
欄目更新
欄目熱門
  • 定州新聞網版權所有 本站點信息未經允許不得復制或鏡像
  • dinzhoudaily.com copyright© 2003 - 2017
  • 新聞熱線:0312-2587917 2587691 QQ:460586168 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
  • 冀ICP備14019100號-1 |
  • 今晚4场进球彩购彩